当前位置 :主页 > 00468神算子香巷493333 >
深圳楼市10年异闻:曾经哭着卖不掉如今身价过千万
发布时间:2019-10-09

  我的朋友蔡小晏(化名)卖掉房子后,开始痴迷于健身,她说这样心态和睡眠都能好很多。

  3年前她走火入魔的样子我还记得,深南大道上开着开着车,抬头看见一个楼盘,靠边停车,拿出手机,打开房产交易软件,天下彩喜中网金彩网,查价格。

  地产大V,现在也开始劝大家醒醒——“守房如守寡,学会‘赚慢钱’,这是一个不能有意外的市场。”。

  毕竟大家对楼市的这根敏感神经,由数十年来市场的狂热和诱惑淬炼而成。它如同蛰伏在洞口的狮子,一点点味道,足以毛发耸立,腰背绷紧,随时准备狩猎。

  对于深圳乃至整个南方来说,这是一个冰冷的开年。雪灾把温柔的滨海冬天,变得湿寒蚀骨。

  如同神谕,多灾多难的一年延展开来,512汶川地震,环球股灾,金融海啸……即便是北京奥运会这样的盛事,也无法消融大家的切肤之寒。

  2008年经过清平高速的人们大概不会忘记,佳兆业竖起的巨幅广告——“再低,就不可能了”,广告屏右侧的性感女郎被截去了脸部,只留下抹胸拉得极低的上半身,配合左侧5056元/㎡的新盘售价。

  但清平高速上来来往往的车主还是不敢相信,他们享受着感官上的愉悦,而后十动然拒。毕竟15分钟车程之外的龙岗英郡年华,小区业主们已经开始了集体断供,他们在2007年楼市最高点购买的新房,均价为13000元/㎡,到了2008年6月,英郡年华三期的售价降到6880元/㎡,跌幅超过了40%。2019年,这个小区的房价为4.49万/㎡,翻了6.5倍。

  央视《新闻1+1》当时采访的一位李姓英郡年华业主,手握现价不足30万的房子,欠着银行40多万的贷款,如果再加上利息,差不多要还银行100万,房子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负资产。

  沸沸扬扬的“断供潮”中,除了英郡年华,南山区的半岛城邦、漾日湾畔及澳城、宝安区的泰华阳光海及碧水龙庭等小区,也是频频上镜。

  炒房客李金东,在2007年12月以310万,买进南山半岛城邦一套121㎡的住宅,到了2008年7月,他将价格降到250万出售,也无人问津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十年后,这套房子的市值为1400万。

  价格跌得肝疼的不止2007年高位接盘的购房者,开发商也一样。只不过岌岌可危的资金链,让他们不得不选择以价换量,毕竟这是回笼资金的最快手段。

  据当时证券日报的统计,75家房地产上市公司的2007半年报中,负债共计3514.7亿元。从年报来看,大部分公司现金量大幅缩水。2008年多家房企IPO折㦸,市场上找钱越来越难,资本市场的凛凛寒意,让地产商们瑟瑟发抖。

  靠着香港大D会的人脉,他通过郑裕彤引入美林银行、德意志银行等资金雄厚的投资机构,筹集了5.06亿元,忙着登报表白许家新妇李嘉欣的刘銮雄,也腾出手来接连投资恒大。

  国家4万亿投资计划在2008年底出炉,市场也迎来惊天逆转。随着4万亿活水注入,以及房贷7折优惠等一系列刺激政策,楼市在2009年第二季度就开始强势反弹。

  2009年的深圳秋交会上,看房者对着媒体记者吐槽:“特区内价格1万/平米的房太少了!”这句话,恐怕会让几年后来深的年轻人泪流满面。

  一个月后,岗厦的拆迁计划出炉,这个位于深圳CBD的城中村,一下子崛起了数十个亿万家族。对于观望的置业者来说,特区内买到1万/㎡房子的希望愈加迷茫。

  2015年之后的人们,一定会怀念2009年到2014年这段好时节。起码在这5年里,房价曲线年,房价还略有下跌。

  可惜的是,许多人把注意力投向了隔壁,2009年,深莞惠一体化政策出炉,深惠莞交界处的房子,开始如野草般疯长。

  从2010年开始,“深圳东”的概念开始在大亚湾楼房的宣传中频现,“深圳向东500米,房价便宜一半 ”,这样的广告词并非虚言,大亚湾和坪山交界处的龙光城,2012年的均价不到4000元/㎡,当时坪山的房价已经超过1万。

  对深圳人来说,价格落差的诱惑力可想而知,从2012年4月到2013年2月,大亚湾的楼市成交超过200万平方米,98%的购买者为深圳人,常住人口不到700人。

  这是什么概念呢?如果按人均居住面积40平方米计算,这里的入住率为1.4%。

  千里之外的内蒙古鄂尔多斯,早在2010年,因美国《时代》周刊的一篇报道《中国鄂尔多斯:一个现代鬼城》,斩获“鬼城”桂冠。

  “虽然这座城市按照传统信条’只要你把楼造好了,他们就会来’建造了林立的高楼,但是并没有如愿迎来如潮的人口。”《时代》在文章中,这样描述鄂尔多斯。

  在前后数年里,中国大地上,像鄂尔多斯、大亚湾这样,人迹寥寥的空城层出不穷。黄金时代的地产红利,让开发商一路高歌猛进,拿地扩张,却没能如愿等到足够的接盘侠。

  2014年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《我国楼市进入白银时代》,作者为时任万科总裁的郁亮,“人人皆可赚钱且越胆大越赚钱的时代结束了”,文章中说。

  巨大的库存压力,以及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,让“去库存”成为2015年的关键词。

  降准5次,降息5次,营业税5改2,二手房首付比例下调,公积金新政,房贷利率下降……2015年,这场以去库存为目的的政策松绑,在深圳衍变成了一场购房狂欢。

  330新政之后,疯狂正式开启。2015年4月深圳新房均价2.6万元/平方米,2016年3月达到近5.4万元/平方米,二手房从3.4万/平方米 涨到5.2万元/平方米。

  《财经》的报道中,将其称为“热烫房地产”——卖家连夜涨价100万买家愉快成交、7000余人在雨中排队抢手1000余套新房,夫妻假离婚买房、朋友合伙炒房……成为2015年、2016年的炒房浮世绘。

  2015年7月4日,坂田万科金色半山的一套四居室房门内外,一场火药味十足的房产争夺战僵持不下。买家曾永科一家反锁房门,卖家张明会和丈夫谢国义带人站在门外,谢氏夫妇在前一晚上,曾试图撬锁进入房门。

  3个多月前,双方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,愉快地签订了交易合同,曾永科以总价350万,买下张明会在万科金色半山的153平米住宅。

  这时候的女主人张明会大度、有爱,同意曾永科卖掉原有房子后,再办理首付资金监管,考虑到曾家宝宝太小,她提前把房子交给曾永科装修,以便曾家留出更多时间通风散味。

  随着330新政后的楼市疯涨,双方的蜜月期终结,在曾永科申请的房贷已通过银行审批后,张明会夫妇决意上门夺回房产。

  7月4日的这场闹剧,最终以民警到场协调时,协警手中的辣椒水无意间溅到曾永科宝宝眼睛,曾家慌忙带孩子就医,谢家暂时占领住宅,才算告一段落。

  实际上,在2015年6月19日,330新政后的首例强制交易案已经开庭,一名二手房卖家,因为反价毁约成为被告。上百名遭遇违约的二手房买家,特地赶到开庭现场旁听。最终,该案也被法庭判定继续履行交易。

  这些被违约的旁听买家中,不少是以较低的价格,售出自己原有的房产,在330前后再买房时,却遭遇卖家违约。

  二手房卖家不够靠谱,不怕,购房大军们涌向了新盘开售现场,他们用抢iphone的姿势告诉你,时光盘、日光盘不是神线日,暴雨浇不灭热情,当天深圳共发售1663套新房,吸引了7500人次冒雨抢房。当日,龙华中海锦城出售719套新房,2个小时被被抢空

  。这是2013年中海66轮竞价,最终以38.2亿元拍下的双料地王(当年深圳住宅用地的总价与单价)。到2016年4月,深圳楼市已经连涨18个月,到2016年10月,全市均价突破6万,市场仍是供不应求,直到10月份“深八条”出台后,楼市才陡然转冷。炒房客在其中的角色举足轻重。

  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报道,当时深圳炒房客看好某个新楼盘后,抱团承包下整栋楼,等待升值出手。由于限购,投资客会通过成立公司、购买“房票”等方式获取购房资格。“房票”即购房资格,2015年到2016年,

  烈火烹油般的2015年,也成为地产商的销售大年, 万科、恒大、绿地的年销售额均超过了2000亿元。热浪下的房企引得四方窥伺,这一年的年尾,万宝之争正式拉开序幕。

  2018年5月30日下午1点,一名戴眼镜的90后潮汕男孩跟着人流,蹲在了蛇口希尔顿酒店海上世界厅的角落。两天前,他刚刚缴纳了500万诚意金。这是招商双玺的开盘现场,一共发售167套房源, 共有666人认筹,认筹的意向购房者,每人要

  前交纳500万诚意金。下午2点,选房正式开始,潮汕男孩第一个出手,在规定的2分钟时间内,选了205㎡、总价1700万的四房户型。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坦承自己没有工作,购房的钱由父母出。

  写字楼里的社畜们,听完这几句风轻云淡的对话,看看手机里的银行卡余额,抚一抚心口,继续在电脑前搬砖。不得不说,

  。怎样做人处事比例一些名言名句根据深圳链家市场研究中心监测,2016年,在深圳购房的潮汕人,占在广东户籍购房者中占约21%。招商双玺是深圳首个政府监督公开摇号选房项目,据公开数据显示,该楼盘单套房总价范围在1672万到6559万之间。

  的梗,在选房当天就火了起来。“在俺们老家,能够拿出500万,都是人中龙凤,出则前呼后拥,入则高朋满座,

  而在深圳,你拿5000万出来买房,只能找个角落蹲一下”。一个月后,华润城润府三期发售,741套房源,6776名求购者缴纳了200万/人的认购金,冻结资金高达135.5亿。2019年元宵节刚过,华润深圳湾瑞府开盘,因抢筹人数众多,看房预约软件一度失灵。该楼盘新房售价在2400多万到1.1亿之间。实际上,2016年10月“深八条”出台后,深圳楼市已然转冷。深圳在2018年的731新政,更是捏住了楼市的七寸。但在豪宅市场

  ,尤其是大湾区政策利好之下,南山片区的豪宅市场,抢房大战依然在轮番上演。

  ,改革的重点在于重塑住房供应体系:深圳未来18年内,政策性住房的比例达到60%,

  总量将达到140万套以上,包括20%的人才住房、20%的安居型商品房和20%的公共租赁住房,已经高于香港的50%保障住房占比。今年3月,在大梅沙举行的万科业绩发布会上,接棒董事会主席21个月的郁亮,左手轻抚话筒,严肃又不失谦逊地说:“我们在认真学习领导讲话,房住不炒很重要,踏踏实实做实业很重要。

  ”你看,这就是地产老大哥的自我修养。毕竟他早就知道,遍地是黄金的地产时代,已经结束了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?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googadd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